爱良安: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看金庸先生的小说,痴迷之极。“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每一部都看过不止一遍。后来苦求父亲买了香港三联出版社在大陆出版的第一套“金庸全集”,时时都翻出来看看。可以说金先生影响了我的一生直到现在。。。

文笔很烂,所以就用我这几年拍摄的九组#武侠#题材的片子表达对金先生的怀念。
再见,金大侠!!!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转载自:Thomas看看世界

汤【五】

【五】城管领头,聚众械斗
  千湄通过孟婆检测的当天就被带到奈何桥旁边的汤肆一条街去认铺子了。
  汤肆一条街是孟婆们的工作地点,每个人一个店面,除了规定的舀汤之外还可以向尚不须投胎的鬼魂卖些酒菜什么的赚些外快。
  街上左边是单号,右边是双号,单双号的假期也是按照汤肆号头的顺序规定的。今日是廿三,因此只有左边这一排汤肆全部开张,前头排满了即将投胎的鬼。而右边的汤肆的开张数量只有零星的几个,而且这一排汤肆今日不提供孟婆汤,只做赚外快的生意。
  鬼差带她来到右边的一间空汤肆前头,汤肆门楣上还有一块写着“056”编码的椭圆形红色木牌。这间汤肆虽然空着,但收拾得很整齐,没有积尘,干净得很,估计是在她通过测...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参加项少羽吧和盖聂吧共同举办的微博活动#故人久未见#的渣图存档……

没了

时隔八个月的还债,再不还上我就200粉了【心虚.jpg】

大概是一个收保护费的二小姐和一个摆摊的花哥吧233333

 

“三三缺个奶,来不来?”

“什么配置?”

“藏策花。”

“奶不动奶不动。”

 

 @温盏茶_更新随缘取关随意_一切禁转 

给亲友的一张,希望她能够完结。
【啊不对,我在说什么梦话ε-(•́ω•̀๑)】

Du bist das Beste was mir je passiert ist,
es tut so gut wie du mich liebst!
Vergess den Rest der Welt,
wenn du bei mir bist!

 

本来想当七夕河图,然而手慢画得屎……

私心tag

我不管,他就是在对我唱这首歌(╯‵□′)╯︵┻━┻!!!

【有部分临摹了伊吹的画以及动作有参考,纯练习,不商用】

【片段】光夜长梦

  “我再说一遍,给我住手!”
  巨大的赫子遮天蔽日,少女的右眼在刹那间化为殷红。
  
  在场的所有“诸神”成员神色凝重如临大敌,唯有最前方的弗洛伊德面不改色——这个男人甚至还笑了出来。
  身形纤细的少女渐渐被数量庞大的赫子包围,惊愕之下的金木研来不及抓住她便被漆黑的赫子壁完全阻隔了,那些赫子蠕动着将她吞没,最终盘曲为一只巨大的怪物。
  弗洛伊德不退反进,他看着面前的漆黑巨兽,眼中尽是期待:“这就是诺恩殿下的完全形态,女武神。”
  “女……武神?”金木研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视野中的那只巨兽身后延伸出数条庞大的赫子,它们如同裙裾一般拖在怪兽的身后,明明是一个赫子集合体,但一眼望去竟有种庄严的美...

【片段】冢

  天渐渐亮起来。
  哥本哈根的清晨无比静谧,阳光下的玛格丽特花①带着些微的露水盛放了。
  金木研走出公寓。
  公寓前是一个自带的小花园,花园中有一架秋千和肆意生长的玛格丽特花。
  这个季节的丹麦几乎到处都能看到这种又小又茂盛的白花。
  男人带了一把铁锹慢慢走到花坛旁边刨了个土坑,那土坑很小,比手掌还要小一点,他看了一会儿面前茂盛的玛格丽特花,敛下眼睫,把手头和铁锹一起带出来的小帕子放了进去。
  小帕子是个带有蕾丝装饰的柔软杯垫,杯垫层层叠叠地裹住了里面的东西。
  他又仔细看了看那白色的小帕子,然后抬手一点点地把周围的泥土轻柔地覆在上面。
  周围都是纯白的玛格丽特花。
  
  “你在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