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八个月的还债,再不还上我就200粉了【心虚.jpg】

大概是一个收保护费的二小姐和一个摆摊的花哥吧233333

 

“三三缺个奶,来不来?”

“什么配置?”

“藏策花。”

“奶不动奶不动。”

 

 @温盏茶_更新随缘取关随意_一切禁转 

给亲友的一张,希望她能够完结。
【啊不对,我在说什么梦话ε-(•́ω•̀๑)】

Du bist das Beste was mir je passiert ist,
es tut so gut wie du mich liebst!
Vergess den Rest der Welt,
wenn du bei mir bist!

 

本来想当七夕河图,然而手慢画得屎……

私心tag

我不管,他就是在对我唱这首歌(╯‵□′)╯︵┻━┻!!!

【有部分临摹了伊吹的画以及动作有参考,纯练习,不商用】

【片段】光夜长梦

  “我再说一遍,给我住手!”
  巨大的赫子遮天蔽日,少女的右眼在刹那间化为殷红。
  
  在场的所有“诸神”成员神色凝重如临大敌,唯有最前方的弗洛伊德面不改色——这个男人甚至还笑了出来。
  身形纤细的少女渐渐被数量庞大的赫子包围,惊愕之下的金木研来不及抓住她便被漆黑的赫子壁完全阻隔了,那些赫子蠕动着将她吞没,最终盘曲为一只巨大的怪物。
  弗洛伊德不退反进,他看着面前的漆黑巨兽,眼中尽是期待:“这就是诺恩殿下的完全形态,女武神。”
  “女……武神?”金木研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视野中的那只巨兽身后延伸出数条庞大的赫子,它们如同裙裾一般拖在怪兽的身后,明明是一个赫子集合体,但一眼望去竟有种庄严的美...

【片段】冢

  天渐渐亮起来。
  哥本哈根的清晨无比静谧,阳光下的玛格丽特花①带着些微的露水盛放了。
  金木研走出公寓。
  公寓前是一个自带的小花园,花园中有一架秋千和肆意生长的玛格丽特花。
  这个季节的丹麦几乎到处都能看到这种又小又茂盛的白花。
  男人带了一把铁锹慢慢走到花坛旁边刨了个土坑,那土坑很小,比手掌还要小一点,他看了一会儿面前茂盛的玛格丽特花,敛下眼睫,把手头和铁锹一起带出来的小帕子放了进去。
  小帕子是个带有蕾丝装饰的柔软杯垫,杯垫层层叠叠地裹住了里面的东西。
  他又仔细看了看那白色的小帕子,然后抬手一点点地把周围的泥土轻柔地覆在上面。
  周围都是纯白的玛格丽特花。
  
  “你在做什么?”
 ...

【片段】会稽是个好地方

  会稽是处宝地。
  城中风雅之地自不必说,单说城外那绵延山林便是四季各有千秋。
  恰是盛夏,蝉鸣嘲哳,即使山间阴凉依旧让人心烦意乱。
  我被吵得难受,再加上也无事可做,便在家门口的荷塘那头瞎鼓捣,摸鱼打鸟无恶不作,是以那些鱼虫走兽见我就跑,我隐隐有了些山大王的意思。
  少羽有时也随我一同胡闹,不过他干的都是正事,比如搭个钓鱼台盖个小凉棚什么的,那时候我就会深深地为生活忧虑起来,觉得自己这么无所事事委实不好不好。
  我脚浸在水里坐在他搭的钓鱼台上头,看着眼前山峦叠翠的好景,就着头顶蔓蔓枝叶的阴凉,捧着刚刚被山泉水沛好的甜瓜,痛定思痛地大口啃起来。
  后头正在削竹片的少羽见我如此逍遥快活也停了工...

【2018江苏省高考作文答题卷】
盲狙的江苏,大约有点翻车,点没点题不知道,手抽筋了倒是真的。
大概是最后一个交卷的考生了【望天】

 

最后1P是看图说话标准答案←v←

【片段】妄

【刀片预警】

【顶锅盖奔走】


  孩子?
  少女的神情变得怪异起来。
  ——原来孩子是长这样的吗?
  ……好丑。
  像怪物一样。
  金木研之前说的其实没有错,望月素盏身体里的变异Rc细胞的吞噬能力太强了,换句话说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孩子,如果她真的能生孩子怕不是已经被诸神勒令一年一胎一胎抱俩了。
  但金木研自身正在被她的赫包改造,DNA中已经携带了变异Rc细胞相关的一些基因,而这些微小的基因让胎儿的成形成为了可能——也仅仅只是可能。
  本应在受精卵的时期就被吞噬的细胞茁壮成长,顽强地挣扎到了两个月便再也无法继续下去。
  ——胎盘被侵蚀了。
  ...

【片段】滑胎

  望月素盏醒来已经是下午。
  身体被仔细清理过,原本穿着的礼裙也被换成了单薄柔软的睡裙。
  她翻身下床准备赤脚跑下去,但足尖刚一落地就顿住动作,随即她环顾四周,找到了摆放在床边的那对粉红色的拖鞋。
  派大星向她露出一个傻里傻气的笑。
  
  今天早上过于激烈的性事让她有些吃不消,即便喰种的恢复能力极强,走动时的双腿间还是隐隐有些疼痛,腹中也有些下坠的重量感。
  她思量片刻,跑去卫生间垫了张护垫后开始寻人。
  在楼上转了一圈,书房露台阳光房里都没人。
  她又走下楼,入目的餐厅和客厅是空的,厨房里也没有人的踪影。
  少女恐慌起来,她匆忙跑去阳台,发现男人正靠在阳台的躺椅上看书。
  她停住脚步。
  ...